窗外,已滿是醉人的綠,像新生的孩子,嫩嫩的,帶著勃勃生機,還來不及卸下冬季沉悶的心思,腳步已被匆匆帶進春天,山坡上的野花並不因為無名而自覺渺小,它們默默地,卻是熱烈地開放自己,為春天奉獻自己的“美麗”桃樹、杏樹、梨樹,你不讓我,我不讓你,都開滿了枝幹,絢爛的像一道彩紅,風裏帶來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,混著青草味,還有各種花的香,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裏醞釀,美麗的春!環境能夠洗滌因生活帶來的煩惱,使我們感覺到心靈的歸屬,日子淡了,便如清泉流逝;若是匆忙,希望的風吹拂往日的憂傷與狂躁王賜豪

花叢爛漫,春日浪漫下的江河,波瀾複製著濤聲,每一個人,應該學會的是理解和真實,比如風雨中的唯美,春天,萬物蘇醒的精靈,它以獨有的風姿,天地為紙張,“揮毫成風”“潑墨為雨”春天必然曾經是這樣的:從綠意內斂的山頭,一把雪再也撐不住了,噗嗤的一聲,將冷臉笑成花面,一首澌澌然的歌便從雲端唱到山路,從山路唱到低低的荒村,唱入籬落,唱入軟溶溶的春泥,軟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,春光照在陽臺上,搬一把椅子坐在陽臺上看書,暖暖的陽光,愉快的心情,喜歡春天的晚上,一個人在月光下散步,月色如水,灑在心的深處;喜歡春天的,早晨,春晨的空氣像過濾過似的,異常清新,喜歡春天的中午,太陽明晃晃的,喜歡春天的山脈,連綿不斷的群山披上了綠裝,起伏的丘陵像一條臥龍,隱約可見一片片彩霞般的小花點綴在綠色的“臥龍”身上,給“臥龍”增色添彩;喜歡春天的田野,麥苗青青像綠毯,油菜花開得黃黃的,豔豔的,散發出陣陣醉人的馨香;喜歡春天的小河,冰封了一冬的小河發出了“嘩嘩”的流水聲,像一曲美妙動聽的音樂;喜歡春風,是春風喚醒了萬物讓一切顯得那麼和諧、那麼安逸;麥苗、在春雨的沐浴下快樂的成長著,雨絲淋濕了花草樹木,給了植物充足的水分,春綠了神州,春雨無聲潤物,鳥語花香,萬物竟自由,可以穿花花綠綠的春衫,薄衣,輕裝上陣,風也輕了,人舒展起來,“肉體”筋骨和心情都舒展起來,我愛聽春雨的腳步聲隆胸

析瀝瀝,析瀝瀝,,真美啊!天氣驅寒變暖,無論是鬧市還是山鄉,春意融融、生機勃發。可謂:春風吹綠池邊草,嫩芽掛枝點樹梢。春雨正邁著柔軟的腳步,輕輕地向人間走來了。它的腳步聲是那麼的細,那麼的動聽,似乎不願嚇跑池塘裏的魚蝦,不敢驚動甜夢中的嬰兒,就這樣伴著輕輕的雷聲,那是春雨的歡笑,慢慢地走著“叮冬叮冬”,那是春雨問候大地的聲音,敲出動聽的韻律,令人無比陶醉,春天的顏色真是五彩繽紛,太陽是紅燦燦的,天空是湛藍的,樹梢是嫩綠的,迎春花是嬌黃,難怪詩人愛吟詠春天,畫家愛描繪春天,因為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,一切色彩的總會。在渾然不覺中,我被春的朝氣所感染,化為了一陣風,吹過高山與原野,將春的美麗盡收眼底,不由感慨春天的無窮魅力,春水無風無浪春天半雨半晴,雨聲漸漸的住了,窗簾後隱隱的透進清光來.推開窗戶一看,呀!涼雲散了,樹葉上的殘滴,映著月兒,好似螢光千點,閃閃爍爍的動著.真沒想到若雨孤燈之後,會有這麼一幅清美的圖畫!深春,天在昏昏沉睡後悄蘇醒,蘇醒後,我漫步來道一處廟寺,撲面而來的風塵裏,帶著一股清氣,映入眼簾的是幾百棵杏樹,枝頭已盡是殘花敗蕊;向陽的山谷之中,還有幾株盛開的桃花,不是那滿樹濃紅、花蕊相間的情態有一種落紅萬點愁如海,春來蕭索如期,其實大不必去惹那如海的愁緒,看得恰到好處,知融化在春的調和裏高壓通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