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一生是短暫而又漫長的。人的一生也難免會遇到艱難與險阻,痛苦與憂傷。有的人常常抱怨這是上天的捉弄,命運的不公。那麼幸福到底存不存在?生活中為什麼會有太多的人感受不到生活的幸福?對此,偉大的哲學家叔本華曾有過這樣的論述,他說:“苦痛乃積極實在的東西,幸福快樂乃消極的根本不存在的東西。所謂快樂幸福乃是解除苦痛之謂,沒有苦痛,便是幸福。”所以幸福是有條件的,這個條件之一就是:幸福需要以苦痛為基點。我認為,幸福不必去尋找,幸福無處不在,只要我們用心的去經營。正如詹姆斯?奧本海姆所說:陳柏楠愚蠢的人,從遠處尋找幸福;聰慧的人,從腳下根植幸福。

有的人常常認為自己的相貌不出眾而感到自卑,致使自己的情緒低落,甚至不敢出門而封閉自己。其實,人的相貌是有生俱來的,當然也有後天的因素而導致的,但你應該懂得欣賞自己,接受自己的容貌。正所謂:人的美不在於外表,內心美才永久不衰。 

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。有的人認為擁有金錢與權利,那他的生活就會幸福與快樂,所以在不斷的去追尋,甚至通過不正常的手段而爭取。我認為金錢能夠獲得一切,但他買不到健康與幸福。權利不會伴隨你終生,他終將會有失去的那一天。研究表明,一旦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得到滿足後,每一元財富的增加對快樂本身都不再具有任何特別意義。專家也發現,腳踏實地、實事求是的人往往比那些好高鶩遠的人快樂得多。因此,要想生活幸福快樂,陳柏楠就要學會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來調整奮鬥目標,適當壓制心底的欲望。正如狄更斯所說:一個知足的人生活才能美滿。正所謂知足常樂。珍惜我們的擁有,並用心的去呵護他。同時,我們還要懂得寬容。一個整天想著去算計別人的人,即使他成功了,可他能感到極致的快樂與幸福嗎?不會,因為狹窄的心胸把他的靈魂捆得太緊。學會關愛一個人,是放開心胸的開始,是幸福的開始。日子久了,容納的東西多了,幸福便洋溢在身邊。有一位社會調查員,在調查幸福是什麼時,有人回答說:“能關愛他人。”能關愛一個人,是一種幸福,這種幸福不僅僅是幫助別人,瞭解別人,更是一種拓寬心胸之後的暢快。送人玫瑰,手留餘香。這就是寬容。

有的人為自己的平庸煩惱。經驗顯示,智慧與快樂並無聯繫,反倒是“聰明反被聰明誤”、“傻人有傻福”的例子俯拾皆是。我們且不論雷鋒的智慧的高與低。人們都說他是傻子,我們大家也知道。但就是因為傻,雷鋒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無悔付出與奉獻中得到了幸福與快樂。“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牛”的人比比皆是。難道他們就不想結交更多的人嗎,難道這就說明他們傻嗎?我說不是。助人為快樂之本而不是傻。正如美國莉蓮?艾克勒?沃森所說:幸福不在於你擁有什麼或者你是什麼人,而在於你正在做什麼。

選擇婚姻。心理學家研究發現,那些生活幸福快樂的人往往都選擇了婚姻,並且忠於自己的婚姻。兩個人從相識到相知相愛真的很不容易,畢竟在億萬個人中你們兩個結合了。這就是緣分。要感謝上天和命運的安排。用心的去呵護。婚姻中的兩個人要彼此的信任、理解、支持與關愛,更要懂得對婚姻和家庭的責任和義務。忠於自己的婚姻。罌樹花好看,但他畢竟有毒。

一個人應該有信仰。信仰使人充實。有信仰的人比沒有信仰美白療程的人容易快樂,因為他們更容易找到人生的意義和目標,尤其當人們在面對困難與壓力時,信仰可以讓人很快找到平衡點,積極地應對各種不利情況。信仰無處不在,它會左右你的方向、你的思想、你的選擇、你的行動,直至你生命的歸宿。惠特曼曾說:“沒有信仰,則沒有名副其實的品行和生命;沒有信仰,則沒有名副其實的國土。”我們作為員警,員警的信仰就是忠誠於奉獻。我認為員警的信仰也應該包括兩種‘信’和‘怕’。‘信’就是信正義、信公平、信利他、信犧牲。‘怕’就是對民心、良知的敬畏。只有堅守信仰,我們才不會迷失員警的真正價值、人生付出的真正目的。很多人喪失了信仰,才成為迷途的羔羊。

其實,幸福無需尋找,幸福無處不在。只要我們認真的去呵護,用心的去經營,那麼你的生活一定會甜蜜無比,你的人生一定會絢爛多彩!